河北地質大學華信學院
赴延安參觀學習心得體會
來源:機關第四黨支部 作者:闞道錦 發布時間:2018-12-03 瀏覽次數:627

根據學院的工作安排,2018119日至11日,我與第二批教職工代表赴延安參觀學習。作為本次學習的組織者之一,為進一步濃厚“紅色之旅”的學習氛圍,在去延安的火車上,我和趙書記共同與部分同志回顧了黨的歷史,將大家的思緒引向“紅太陽升起的地方”,通過這種方式,表達了對革命“圣地”的向往與崇敬。黎明到達延安,稍事休整,開始了一天的學習之旅,上午參觀了寶塔山、延安革命紀念館,下午冒雨參觀了棗園、楊家嶺和知青博物館,晚上觀看了大型舞臺劇“紅色——延安”。雖然實地參觀學習只有短短一天時間,但內容充實,行程緊湊,收獲良多。

一、延安是我們黨第一個、也是第一代領導核心形成之地。在此之前,我們黨雖已成立10多年,但并未形成堅強的領導核心,許多重大決策如中國共產黨成立、“第一次國共合作”、“土地革命”、“武裝斗爭”、甚至主要領導人員的確定,都不是我們黨獨立做出的。即便在萬里長征中,也未形成有絕對權威的領袖。遵義會議雖然是我黨第一次獨立自主、“事實上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但黨和軍隊的最高領導人均另有其人,非但長征途中有張國濤另立中央,甚至1938年王明回國后黨內最高領導人仍未十分明確。由于毛澤同志以他非凡的智慧、驕人的功績,在黨的歷史進程中,逐步形成了黨內外、國內外的崇高威望,經過延安整風、黨的七大,從而在組織上和思想上正式確立了以毛澤同志為核心的黨的堅強領導,為取得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勝利,為奪取全國政權、建立新中國奠定了堅實的基石,譜寫了可歌可泣的歷史篇章。由此,使我深切感到在建設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征程中,尤其是在當前我國內外環境面臨嚴峻形勢的背景下,我們黨確立以習近平同志為黨的領導核心的必要性和在新時期的重大意義!而黨的十八大以來,通過實施一系列黨內外、國內外的重大決策,使習近平同志在全黨和全國人民中形成了崇高的威望,確立為黨的核心當之無愧!為此,作為一名思政工作者,在本職崗位上維護核心、積極做好學習宣傳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既是職責所在,也顯得尤為緊迫、義不容辭!

二、延安是我們黨艱苦奮斗創業精神的形成之地。我們黨是靠艱苦奮斗不斷發展壯大的。這次實地參觀學習,更加深了我的理解,親眼目睹黨的領袖們在日理萬機之際,親手種地、紡紗,住窯洞、用油燈,工作設施簡陋,衣著簡樸,卻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夜以繼日地“解決中國命運”,思想深處深受教育!感到我們華信學院雖地處偏僻、環境艱苦,但與當時的延安相比 ,簡直是天壤之別!我們在這樣優越的條件下,何愁不能為新時代黨的教育事業建功立業!

三、延安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宗旨的形成之地。通過實地參觀了解到,延安不僅是我們黨“為人民服務”口號的提出地,也是全黨認真實踐之地,邊區政府被譽為“民主的政治,廉潔的政府”,“這里不存在鋪張粉飾和禮節俗套,沒有乞丐,也沒有令人絕望的貧困現象,人們的衣著和生活都很儉樸,人民之間的關系是坦誠、直率和友好的。這里也沒有貼身保鏢、憲兵和重慶官僚階層的嘩眾取寵的夸夸其談。”如此政通人和的人間福地,深為自己未生活在當時的延安而感到遺憾!也期望通過自己在本職崗位上的努力,一定程度上實踐全心全意為師生、尤其是為學生服務的宗旨。

四、延安是開拓創新精神的形成之地。延安時期是我們黨成功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理論上不斷開拓創新的歷史性時期。毛澤東同志的許多重要著作,如《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實踐論》、《矛盾論》、《論持久戰》、《新民主主義論》、《論聯合政府》,劉少奇同志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等,都是在延安時期完成的。毛澤東思想正是在延安時期逐步成熟并正式寫到了黨的旗幟上。可以說,沒有開拓創新,就不會有毛澤東思想,黨也就沒有靈魂,更不會成就后來的千秋偉業。而我們華信學院是河北省第一所實質性的獨立學院,既要求我們全院上下在國家既有政策法規下去創建新體制、新機制,也需要我們全體師生按新體制、新機制群策群力去實踐,并在實踐中不斷改革創新,尤其是在當前學院發展遇到暫時困難的情況下,更要求我們迎難而上,以不斷創新去解決和克服困難,如此才能使我們共同的事業不斷興旺發達,華信學院才會越辦越好,辦學之路才會越走越寬!

          五、延安又是“延安精神”的傳承弘揚之地。通過參觀知青博物館,親眼目睹了以習近平、王岐山為代表的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延安知青”們,繼承“延安精神”,從繁華安逸的首都來到延安,扎根窯洞,與延安人民同吃、同住、同勞動,為了改變延安人民的貧窮落后面貌,他們以自己有限的文化知識,建沼氣、送醫藥、修水利、抗洪災,奉獻了自己寶貴的青春年華,許多知青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至今仍有300多名知青扎根延安,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了延安人民!他們以自己的實際行動踐行了“延安精神”、傳承了“延安精神”,“延安精神”也熏陶了他們、培養了他們。據《西行漫記》作者斯諾所言,他第一次來延安采訪毛澤東時,毛澤東一邊與斯諾談天說地,一邊在褲腰里捉虱子,作者心想:這個人好瀟灑呀!據網上一篇回憶文章,30年后習近平在延安插隊時 ,為抗虱子他在撒了農藥“六六六”粉的床上睡覺,他弟弟從北京來看他,睡了一晚渾身潰瘍起皰

          ——“故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伐其身行,行弗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誠如是!